泰安“封石令”升級,倆月回收一萬多塊大型奇石

2019-06-04 10:42:00 來源: 齊魯晚報·齊魯壹點 作者:

  從四月起,經過了長達61天的工作,泰安市大型觀賞石交易市場及零散存放點被取締關閉,236家商戶10073塊巨型觀賞石被封存回收。自此,興盛十余年,歷經多次整治的泰安大型觀賞石市場走向終結。可以說,取締大型奇石市場,泰安的行動具有標志性意義。

  

  一個上午 

  百位業戶全簽了回收協議 

  5月29日,泰安市區東南,羊西大型觀賞石交易市場,一塊塊數十噸的巨石矗立在地面上。

  今年45歲孟軍(化名),在大型石頭經營行業已經摸爬滾打十多年,2006年羊西市場成立之初,他就入駐。雖然交易早已被政府叫停,已經兩個月沒有生意了,但孟軍還是一大早就來到了市場。

  孟軍又一次看了看門口崗亭張貼得通告。通告上寫著:“奇石市場各業主,經研究決定,在5月29號11點前簽訂奇石收回協議的各戶退回5、6月份的租金作為獎勵如果在規定期限內不簽訂協議的業主,交相關行政和執法部門進行處理。”看到這里,孟軍心里再次咯噔一下,簽還是不簽?這個問題已經困擾他將近兩個月的時間。

  4月1日,泰安市人民政府發布通告,依法關閉取締所有大型石頭存放和交易場所。5月20日之后,為盡快推進取締工作,減少業戶部分損失,對于前期封存的大型奇石,泰安市給出了回收辦法,按照每噸800元的價格對業戶進行補償,補償之后這些石頭或由政府回收擇地建設奇石觀賞園,供市民參觀。

  雖然知道取締市場是大勢所趨,可是真要簽回收協議,很多業戶心里還是犯嘀咕。記者了解到,回收政策推出之后的前幾天,雖然工作人員反復勸說做工作,但主動簽合同的寥寥無幾。

  根據通知,5月31日是簽訂回收協議的最后期限。業戶們密切關注著執法人員的一舉一動。有人在市場外冒險將一塊大石頭運出,剛上路就被攔下。29日上午,市場內一則獎勵租金的通告再次成了討論的焦點。

  或許是提前簽約退還部分租金的新條件發揮了作用,29日上午,羊西市場所有的一百多位業戶簽了合同!這個速度讓孟軍有些驚訝。

  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泰安市臥牛石等地的大型奇石交易市場。泰安市加強泰山石保護暨關閉取締大型石頭存放和交易場所領導小組辦公室相關負責人介紹,截止5月31日,已簽訂回收協議業戶236戶,大型石頭10073塊,泰山區、岱岳區、高新區等各區縣均已完成協議簽訂工作。另外,已對6998塊大型石頭完成建檔工作,剩余3195塊大型石頭正在加快完善相關工作。

 

  “封石令”不斷擴大 

  “石老板”無石可采 

  看到各區上報的大型石經營業戶按時簽約的報表,泰安市自然資源和規劃局工作人員田煥峰也松了一口氣。連日來,兩百多名業戶寢食難安的同時,田煥峰和他的同事們也承受著巨大的工作壓力,已經連續多個周末無休。

  作為泰安市加強泰山石保護暨關閉取締大型石頭存放和交易場所領導小組辦公室的成員,他不但親歷、參與了此次取締全過程,而且見證了奇石走紅以及對奇石市場進行規范整治的全部歷史。

  由于獨特的文化價值,從2000年開始,泰安的奇石生意日漸火爆。2004年,泰安市開始對泰山石保護和奇石市場的綜合整治的首次行動。

  田煥峰介紹,當年的整治不光是針對泰山石保護,還提出保護泰山松,禁止在泰山開采礦石、松樹等,在市場整治方面,當年提出的目標是“小型奇石入室,大型奇石入市”。經過整治,奇石市場亂擺亂放的問題得到了一定緩解,但沒想到的是,對于泰山石的禁采令反倒使奇石成為稀缺資源,價格隨之飆升。泰山主景區無法開采,逐利者便將黑手伸到了同為泰山山脈的下港保護區、徂徠山保護區,許多泰山周邊的村民也加入到撿石頭大軍中。

  2006年8月,泰安市政府發起了對泰山石保護規范整理的第二次行動,將泰山石保護區分為泰山風景保護區、下港保護區和徂徠山保護區,禁止在泰山石保護區內從事一切采石(礦)活動。這就是當地有名的“封石令”。這個辦法將禁采范圍擴大,基本上從根本上斷絕了泰山石尤其是大型泰山石的來源。

  在這樣的大背景下,大量以石為生的“石老板”為解決無米下鍋的問題,冒險開始從外地采購石頭冒充泰山石。大量來自河南、河北、安徽甚至是內蒙、東北的石頭被貼上了泰山石的標簽,堂而皇之地進入市場,借著泰山的名頭身價倍增。

 

  假冒泰山石問題多 

  這次要釜底抽薪 

  不過,“封石令”之下,泰安大型石頭市場亂象并未完全消失,泰安市也陸續組織了多次整治行動。在此次取締整治之前,泰安市分別在2004年、2006年,2009年、2011年、2017年5次組織綜合治理行動。可以說,2004年到2017年,長達13年的時間里,歷經5次大型整治行動,盜采泰山石的違法行為已經斷絕,但假借泰山石名義進行兜售等新問題又層出不窮。

  田煥峰表示,問題是管好奇石不是一個部門能夠勝任的事情,受利益驅動,奇石市場亂擺亂放的問題始終時好時壞,外地石頭冒充泰山石的情況也愈演愈烈。

  對于市面上現售的大型奇石,田煥峰解釋說,嚴格來講,只有采自泰山主景區才是傳統意義上的泰山,采自泰山的石頭才是真正意義上的泰山石,按照這個標準,現在市面上的所謂泰山石基本全都是假的,甚至可以說是“一塊真泰山石也找不到”,原因很簡單,泰山景區禁采多年,行人進入都要門票,從山上帶下塊小石頭都會被攔下,更何況是從上面盜采偷運出大石頭。

  “關閉市場、禁止交易是從源頭上斷絕了假冒泰山石經營的路徑,可謂是釜底抽薪。”田煥峰說,不惟如此,此次行動除了取締大型石頭交易市場外,第二個目標就是禁止非法開采的大型石頭運進或者運出泰安行政轄區。本地石頭不準開采,外地石頭不準運入,為防意外大型石頭運出本市都一概禁絕,泰安此舉可以從是從根上掐斷了大型石頭貨源,非法大型觀賞石在泰安交易的歷史終結了。

  回收的大型奇石如何處理?田煥峰介紹,根據此前的排查梳理,被封存的大型奇石絕大部分不能證明合法來源,政府把它們收回之后,將建立一個公園集中存放,標明石頭的來源、材質等等信息,供市民觀賞。

  有合法來源的奇石怎么辦?記者從泰安市加強泰山石保護暨關閉取締大型石頭存放和交易場所領導小組了解到,大型奇石市場關閉取締后,對于有合法來源證明的石頭,業戶仍可持有,但交易時需要按照有關規定進行交易。

 

  濟南南部山區也在 

  取締奇石交易場所 

  值得一提的是,針對售賣奇石等行為,在行動的不只是泰安。4月22日開始,濟南市南部山區管理委員會綜合管理執法局聯合南部山區各街鎮、街鎮執法中隊、環保所對南部山區轄區內無證無照經營、存放售賣奇石行為進行集中整治,責令限期一周之內停止違法存放售賣行為、盡快自行清理,全域全面徹底關閉取締此類交易場所。

  2018年年初,泰安市就開始著手籌劃泰山石保護暨奇石市場整治工作,力求出臺長效機制,從根本上解決這一難題。當年12月,完成了對大型石頭的調查摸底工作,再次發布《關于禁止開采泰山石的通告》,禁止在泰山、下港、徂徠山風景區及其河道開采泰山石,同時將禁采范圍擴大到其他風景名勝區、自然保護區、地質公園、森林公園、生態紅線保護范圍內山體和河道。

  4月1日,泰安市成立了加強泰山石保護暨關閉取締大型石頭存放和交易場所領導小組,成立了8個工作專班在各自職責范圍內推進大型奇石市場關閉取締工作。泰安市市場監督管理局負責存放和交易場所關閉取締;公安局、市交通運輸局負責查處違法大型石頭的運入和運出;公安局負責涉嫌刑事犯罪案件查處;城市管理局負責涉石廣告牌匾的清除;自然資源和規劃局負責泰安石文化公園規劃建設;發改委負責收回大型石頭的價格認定。工作中凡是涉及黨員干部徇私舞弊、不作為、亂作為、慢作為的問題,由市紀委監委進行追責問責。

  根據工作分工各個工作組派駐到泰安市區的各個大型奇石交易市場,展開一噸以上大型石登記編號,依法封存。另外。泰安在做的不只是對于泰山石的保護,還包括泰山松,泰山水等自自然資源的保護,力求保護好泰山的綠水青山。

  【相關新聞】 

  山東泰安上萬塊“泰山石”,經鑒定八成多竟來自外省 

  經過了61天的工作,泰安市的大型奇石交易市場完成取締關閉,外地石頭假借泰山之名出售的歷史自此終結。泰山石的市場從無到有,這個行業經歷過充滿財富神話的黃金時期,也遇到了近期以來的市場疲態。一塊泰山石,是石頭又不僅僅是石頭,在它的背后有一夜暴富的傳奇故事,也有家長里短的親情演繹。泰山石市場取締了,關于泰山石的故事是否還會繼續上演,又將走向何方?

  市場面臨大洗牌 

  從事泰山石買賣10余年,泰安人馬博第一次覺得自己當下所從事的行業面臨著轉折。兩個月前,3月29日,泰安大型奇石經營業戶都接到了一個通知:泰安將取締關閉大型奇石交易市場,將在4月1日正式發布通告,屆時將禁止大型觀賞石交易,禁止大型石頭流通,請大家及早準備減少損失。

  取締的消息猶如一枚大石投向了平靜的湖中。為了趕在通告生效前把心儀的石頭運出去,吊車成了眾多商戶爭搶的對象,原本1000元的使用費也蹭蹭上漲了好幾倍。據說,最后漲到了萬元。

  馬博的業務主要集中在小型奇石,他也像所有大型奇石經營者一樣,時刻關注著有關石頭的任何風吹草動。泰安此次對泰山石進行保護治理,雖然沒有提出關閉取締小型奇石交易市場,但也在著手對其進行規范管理。

  其中最為顯著的就是涉石廣告牌匾整治行動。泰山石不允許交易,店鋪的牌匾上不能有“泰山石”的字樣。馬博說,目前在泰安經營泰山石工藝品的店鋪大多將牌匾中的“泰山”字樣遮蓋住。

  整治行動后,石頭銷售確實冷清了不少。“東西不好賣。”一家店鋪的老板王先生說,4月份以來他所做的所有生意都趕不上黃金時期一周的買賣。

 

  靠撿石頭年入上百萬 

  因為沒有生意,奇石店老板分外熱情,也樂于向來訪者追述泰山石的黃金時期。在他們口中,2008年是公認的泰山石買賣最紅火的一年,“基本沒有停過,每周都有大車、大車的石頭賣出去。”

  泰山石成為市場的寵兒,得到商家青睞肇始于新世紀之初。關于其身價暴漲的原因有諸多傳說,比較被認可的有兩個說法。其一說這要歸功于一名韓國游客,是他在泰山旅游時帶回了一塊石型、紋理都十分出眾的石頭,結果備受青睞,“點石成金”賣出了高價,由此人們認識到了泰山石的珍貴,其身價也跟著水漲船高一發不可收拾。另一種說法則認為是有人在泰山上發現了一塊石頭,上面的中國地圖非常逼真,自此帶火了泰山石。

  泰安市自然資源和規劃局工作人員,常年從事泰山石規范管理工作的田煥峰則認為,泰山石的“發跡”主要還是歸功于改革開放后經濟建設取得的成就。盛世興收藏,人們的日子好過了,對于收藏的需求也隨之增加。泰山石本身具備自然、人文雙重優勢,在這樣的背景下得到熱捧一點也不意外。

  泰山石身價暴增,直接帶火了整個行業。大批人員開始涌進市場,人人都想在泰山石上分得一杯羹。當年,泰山腳上村民上山撿石頭成為了一股風潮。根據新聞報道,濟南西營有一名叫初軍的村民,被認為是上山撿石頭的帶頭人。據說,他2009年曾經在山上“撿”到一塊半噸重石頭,轉手就賣了60000元,出手后就后悔賣便宜了,靠著上山撿石頭初軍一度年收入上百萬。

  這無疑產生了巨大的示范效應,那些年泰山風景區的61個行政村、下港保護區的34個行政村、徂徠山保護區的29個行政村,幾乎村村都有人靠撿石頭為生,山野河溝隨處可見撿石人。

  禁采令意外讓價格飆升 

  本世紀前十年是泰山石風頭最勁的十年,其商業價值被充分開發。原來被用來壘田壟、墊豬圈的石頭成了市場追捧的“寵兒”。2006年之前,市面上出售的泰山石基本全是一噸以下的小型觀賞石,很少有假冒。很快,山上成塊的小型石頭被撿拾殆盡,人們又把目光投向了山谷里的河道。

  “原來3米寬的河道被挖成了30米寬,河底都被翻過好幾遍了。”泰山文化廣場一家奇石店鋪老板王女士說。后來山野、河道找到石頭的可能性也越來越少,部分人受利益驅使開始了私挖濫采。這也引起了泰安市在2004年開始對泰山石的首次規范治理,出臺政策明確禁止開采泰山石。

  禁采令意外讓泰山石成為稀缺資源,其價格隨之飆升,很多中小型泰山奇石一年之內價格增長了10倍。這反過來又吸引了眾多的逐利者,大型奇石也開始納入商戶的視野。泰山主景區私采濫挖現象得到控制,但附近的下港、徂徠山等地的盜采活動卻依舊時有發生,這些被盜采的石頭通過各種渠道以泰山石的名義流入了市場。

  2006年,泰安市發起了對泰山石的第二次治理行動,將禁采的范圍擴大到泰山風景保護區、下港保護區和徂徠山保護區,這就是業內所說的“封石令”。此后,泰安又先后多次組織一市主要領導掛帥的高規格保護泰山石的行動。這直接導致諸多“石老板”無米下鍋。

 

  八成以上泰山石是外省的 

  時至今日,泰山石已經在泰安形成了產業鏈,從石頭的采購、運輸、加工、雕刻乃至人工配座等等都有專門的從業者。據業內人士估計,目前,泰安從事奇石交易的人員超過萬人。

  根據多數店主的描述,在當年的黃金時期,每天都有大量泰山石被售出,原有的存貨早已消化殆盡,泰山雖大但早已有了禁采令、封石令禁止開采泰山石,山道河溝也早已被翻過了多遍,再找到可供觀賞的奇石的可能性小之又小,市面上所謂的泰山石又是從哪里來的呢?

  對于這個問題,目前官方給出的答案是這些石頭絕大多數不是真正的泰山石,是假借著泰山名義的外地石頭,這些石頭大多來自河南、河北、甚至是東北、內蒙等地。對此,多數奇石店老板并不避諱,根據他們的估計,目前泰安市場上的小型奇石假泰山石至少要占到七成的比例,大型石頭還要更高。

  此次整治之前,泰安市曾對轄區的大型石頭進行調查摸底。專家對調查摸底到的13361塊大型石頭逐一進行獨立甄別鑒定。經認定,其中符合泰山石特性的只有2309塊,其余11052塊主要來自河北、河南、山西、遼寧等地。

  也就是說,鑒定的萬余塊石頭中,符合泰山石特性的只占到17.28%,而即便是這些符合泰山石特性的石頭也并非采自泰山主山脈,而是來自泰安市天寶、放城和臨沂市平邑、蒙陰一帶。

  市場飽和銷路不暢 

  “光看見賊吃肉,沒看見賊挨打”,說起奇石市場的財富神話,馬博說出了這么一句話。在羊西市場出售大型奇石的孟軍對此頗為贊同。根據他們的現身說法,這個行業的從業者都有一個“存石頭不存錢”的習慣,不可否認確實會有一些石頭賣了高價賺了錢,甚至是賺了大錢,但這些錢往往很快就再次投入買賣,用來買其他的石頭。

  “靠著石頭為生也被石頭控制了,見了好看的就想買,干了十多年錢沒攢下多少,就存了一屋子的石頭。”鳳臺路一家奇石店老板王先生說,根據他的心得,泰山石市場就是經濟形勢的寒暑表,什么時候經濟形勢好,泰山石就賣得好。

  孟軍對從業者有個三分法,在他看來,市場上有三分之一的是確實是賺了錢,另外三分之一實際只是勉強支撐,所得利潤多不到哪去,最后還有三分之一的從業者在做賠本買賣。他早已感覺到市場的飽和并顯現出了疲態,即便是沒有此次大規模治理行動,也會有大量從業者被市場淘汰。

  經過了61天的煎熬,泰安市的大型奇石市場走向了終結,在大型奇石經營者為明天犯愁的同時,馬博和眾多的小型奇石經營者同樣心緒不寧,去年底泰安市已經將保護區內的河道等列為禁采區,對與外地石頭的進入也有諸多管制,不少店都面臨著貨源不足,銷路不暢的難題。大型奇石交易已然被叫停,小型奇石的明天又在哪里?

  (應受訪者要求,本文中馬博、孟軍為化名)

  齊魯晚報·齊魯壹點記者 張泰來 謝玉強 

初審編輯:欒曉磊

責任編輯:李汶

相關新聞
推薦閱讀
聯系
我們
  • 泰安官方微信

  • 泰安官方微博

  • 泰安24小時

頻道聯系人:欒老師

商業、內容合作:0538-6610567

投稿郵箱 :taiandzwww@163.com 合作郵箱:33620666@qq.com

微博:泰安大眾網 微信號:taiandzwww

地址:泰安市泰山區東岳大街460號7樓大眾網 郵編:271000

彩票稳赚计划方案 鄂尔多斯市| 武川县| 岳普湖县| 东宁县| 罗源县| 青神县| 本溪| 沾化县| 如皋市| 合山市| 丰都县| 长海县| 灌阳县| 凭祥市| 大石桥市| 西宁市| 龙门县| 秦皇岛市| 祁连县| 都江堰市| 澄江县| 池州市| 丹寨县| 吉木乃县| 万荣县| 丰顺县| 宝应县| 瑞金市| 陆河县| 临海市| 蒙城县| 太保市| 沭阳县| 南投县| 江源县| 奈曼旗| 容城县| 东源县|